沈建光:今年人民幣料大概率保持升值態勢

觀點地產網 ?

2019-02-01 17:11

  • 盡管當前國內經濟仍在下滑,但外貿不確定因素的緩釋、宏觀調控政策發力也使得市場恐慌情緒有所消退。在預期趨穩的背景下,人民幣走出了一輪升值態勢。

    沈建光 2019年以來,國內流動性邊際寬松。央行全面降準帶動銀行資金壓力緩解,實際利率明顯下行。但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卻節節攀升,始于2018年11月中旬的人民幣升值趨勢持續至今,原因何在?筆者認為,美元走弱、外貿不確定因素以及國內政策面出現積極變化是人民幣由貶轉升的關鍵。2019年人民幣走勢將與2018年的整體貶值態勢有別,大概率會保持升值,年底人民幣對美元或升值至6.5。

    政策發力助人民幣企穩

    盡管當前國內經濟仍在下滑,但外貿不確定因素的緩釋、宏觀調控政策發力也使得市場恐慌情緒有所消退。在預期趨穩的背景下,人民幣走出了一輪升值態勢。

    可以看到,面對經濟的下行壓力,中國宏觀逆周期調節工具加速出臺,開年后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明顯發力,預示著政策底的出現,有助于緩解經濟下行壓力。例如,貨幣政策方面,與去年穩健中性的表態相比,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取消了“中性”的表述,而結合早前TMLF定向降息、央行降準、支持小微企業與民營企業融資等情況來看,貨幣政策微調態勢十分明顯。

    1月4日,央行開年后即全面降準1個百分點,彰顯穩定實體經濟的決心,接下來的降準力度或超出以往,預計2019年仍有2-3次降準,銀行資金壓力會得到大大的緩解,進而引導資金利率下行,起到降息的效果。

    積極財政政策也明顯加大力度。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針對小微企業推出普惠性減稅措施,三年內減稅6000億元。此次針對小微企業的減稅政策是今年加大減稅降費舉措力度的重要一環。從時點來看,此次減稅落地時點早于一般預期的兩會前后。在2019年開年便迅速推出政策“大禮包”,反映了經濟下行階段,逆周期經濟政策會明顯加強的趨勢。

    當然,在積極財政政策方面,一直以來,基建與減稅被予以要義。近期除減稅外,鐵路、地鐵、水利、工業互聯網等基建項目的推進也明顯加快。然而,考慮到2018年11月財政收入下降5.4%,未來財政空間將受到制約。基建的作用應該重在托底經濟,考慮到目前某些“短板”項目經過幾輪基建潮后可能已不再“短”,繼續加大投入或將拉低邊際效益,且面臨政府債務負擔約束,未來基建投資應該注重節奏,結合需要,而非大干快上。

    相對而言,減稅是積極財政的重點。以減稅來幫助資金更好地流入居民和企業部門,能夠更加直接地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強企業的再投資能力,促進消費和有效投資的增長,既能做到切實藏富于民,也對經濟產生明顯的拉動作用。2018年全年減稅達到1.3萬億元,預計2019年的減稅力度將有增無減,有望達到1.5萬億-2萬億元。從減稅方向來看,除支持小微企業外,繼續推動個稅改革并落實個稅抵扣、加大力度落實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減稅、降低進口綜合稅負等都將成為重點。除此之外,加大國企分紅以補充社保、進一步降低社保費率也很可能發生。

    綜上所述,近一段時間人民幣出現的升值態勢并非曇花一現。展望2019年,預計美元在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美聯儲加息偏鴿派的背景下,大概率會結束強勢周期。中國經濟在外貿不確定因素緩釋的背景下,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雙重保駕護航給經濟將帶來轉機。預計2019年人民幣走勢將與2018年的整體貶值態勢有別,大概率會保持升值,年底人民幣對美元或升值至6.5。未來更多減稅措施的落地、經濟結構性問題得到改善,有助于穩定人民幣匯率。

    美元貶值促人民幣走強

    最近一段時間,美元出現震蕩下行態勢,成為人民幣企穩回升的重要因素。自2018年11月12日美元指數觸達97.69以后,出現回落態勢,截至1月14日已回落至95.6,下跌超過2%。展望2019年,美元仍將整體呈現貶值態勢,支持人民幣保持升值態勢。

    回顧2018年,美元指數曾在4月到11月中旬出現持續走高的態勢,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美國稅改帶來的短期利好,使得居民現金收入增加,企業盈利改善,提振美國經濟;二是美聯儲的持續加息。然而,預計2019年支持美元強勢的這兩點基礎都將動搖。

    經濟增長方面,當前美國經濟已出現見頂回落的態勢。例如,2018年美國經濟數據逐季回落,二季度的4.2%是高點,三、四季度分別下滑至3.5%、1.3%。與此同時,美國ISM制造業指數作為經濟領先指標也已經出現下滑態勢,11月為59.3,12月下降到54.1,創下了2008年10月金融危機以來最大降幅和特朗普當選總統后的最低。美聯儲傳遞出對2019年經濟降溫的預期。2018年12月美聯儲議息會議的會后聲明中,美聯儲將2018年、2019年GDP的增速分別下調至3%和2.3%。

    影響2019年美國經濟表現的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因素:首先主要與減少所得稅紅利帶來的企業盈利改善、低失業率和居民薪酬上漲拉動消費支出增加密切相關。2019年不會重復減稅,此外刺激過后還有一些后遺癥。伴隨著美國稅改紅利的消退,美國經濟增長可能會放緩。

    二是美國經濟中的結構性問題未得到改善,也預示著美國經濟強勁勢頭或難以持續。當前美國失業率已經接近新低,與此同時,美國基礎設施較差制約了企業投資。雖然前期美國個人消費強勢帶動經濟增長,但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卻持續下滑。

    三是美國國內政治形勢對經濟復蘇形成掣肘。因兩黨就邊境修墻計劃的撥款問題未達成一致,美國政府已于2018年12月22日正式部分關門,預計今后特朗普政策推行將遇到更大的阻礙。2019年兩黨博弈加劇,將導致美國經濟政策不確定性增加,特朗普基建政策的推行也將遭到更大的阻力和掣肘。

    當然,除了經濟上的不確定性,美聯儲加息趨緩也將支持美元走弱。可以看到,自2015年美聯儲縮表以來,美聯儲已經加息9次,其中僅2018年就加息4次。然而,近期在特朗普的不斷施壓和美國經濟基本面放緩的作用下,美聯儲表態開始轉向鴿派。例如,當前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中至少有7位成員呼吁謹慎加息,其中4位有2019年投票權。而此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表鴿派談話表示美國經濟會持續穩步增長,失業率低,通脹接近2%,利率“略低于”中性區間,并多次強調美聯儲在決定未來是否進一步升息時能夠保持耐心。因此,伴隨著加息進程減慢以及美國減稅、基建對赤字率的推升,預計2019年美元大概率會呈現貶值趨勢,支持人民幣企穩。

    沈建光 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

    撰文:沈建光

    審校:鐘凱

    致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 广东深圳风采35选7